宋雪涛:信用紧缩暂不可逆 关注传导路径
发布时间:2019-06-20 15:20

G20:6月底G20和去年12月G20的背景有相似之处,特朗普在去年(中期选举)和今年(连任竞选)都面临内部压力,但今年G20出现明显缓和的难度更高。单纯对于谈判而言,会面结束前的不确定性都很大,缓和或加剧都有可能,可能开启一个新的缓和窗口,也可能3000亿落地不变。过去几周,市场前期对中美谈判的悲观预期已经比较到位,正面消息会有积极作用,负面消息相对钝化。

经济方面:截止目前的高频数据来看,工业产出可能稍有好转(发电耗煤,高炉开工),地产开工需求出现进一步走弱迹象(螺纹库存去化放缓),下游制造需求仍然不佳,周期大概率旺季不旺。地产销售增速继续探底,汽车销售跌幅重新扩大。整体而言,2季度经济相比1季度下台阶,3季度中后期阶段性企稳。基本面预期的二次修正(4月下旬-5月中旬)已经较为充分,除非外需超预期恶化,否则基本面走势对市场冲击有限。

市场方面:6月是“N字型”第二笔的磨底过程。近期大事较多,不确定性比5月高,但风险比5月小,大部分的可见利空已经消化。贸易战的动态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,当前应关注信用债和美股对权益市场的传导影响。

信用方面:监管出手支持中小非银机构流动性,中小行和非银的流动性不必担忧。但信用分层紧缩的过程暂时不可逆,可能出现中低等级利差走阔和债券取消发行潮,使得部分资质较差的债券和非标的违约概率上升,进而引发股市的基本面风险和股权质押风险。需要关注信用风险对市场的传导,目前看市场还没有充分反应。

海外方面:美国经济2季度进入加速下行阶段,美股业绩风险尚未完全暴露,降息也无法逆转估值和业绩的收缩,且3000亿对美股盈利和通胀的冲击尚未明显反应。一旦3000亿落地,美股有比现在和比A股更大的调整压力。

风险提示

经济环境恶化、货币政策传导不畅

团队介绍

宋雪涛|宏观团队负责人

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,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(CF40)特邀项目研究员,著有多篇学术论文、人民银行工作论文、CF40系列丛书等。

向静姝

伦敦商学院硕士,主要负责海外宏观和大类资产配置研究。曾任Man Group AHL(伦敦)量化分析师。

赵宏鹤

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硕士,主要负责国内实体、经济政策和金融市场研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